{蜂蜜公爵}

我庄严宣誓我不干好事

马上就是暑假了...今天趁着没事做到图书馆里借了几本书
在文学库逛的时候,想了很多
发现以前最喜欢法国和英国的书
现在看到
却是一点兴趣也无
反倒是以前敬而远之的俄国小说
越来越引起我的兴趣
好像是突然之间有了这个转变
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那些情节比较曲折的书
比如《基督山伯爵》
现在我是连碰都不想再碰
看了就觉得腻烦
在文学库转了一大圈,最后人家要下班了
拿到手的只有两本: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和《罪与罚》
其实还想借阅《等待戈多》、《日瓦戈医生》和茨威格的书
可惜《等待戈多》在旅游系,《日瓦戈医生》,还是先看电影再看书罢
茨威格的书标题太骇人,《茨威格欲望小说》(类似,不记得了)
带回家去
我老娘会操刀砍了我
于是放弃。
最想看的书其实是《追忆似水年华》
主要是受高一语文老师的影响
教过我的最有才华的老师
强力推荐的书
什么时候一定要去看看
看了《了不起的盖茨比》之后
我后悔了好久
这么好的书
居然到了大一寒假才看到
相见恨晚
从此改变了对美国小说的看法
但是在文学库
似乎没看到什么菲茨杰拉德的书
失望
四年前读《约翰·克利斯朵夫》,还没读完就还了
到现在心里还记挂着
但是那书太厚
还是开学再借着看
所以,最后借了八本书
《爱因斯坦:相对论一百年》(传记)
《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
《进化中的宇宙》
《丰子恺散文》、《丰子恺游记》
《白痴》、《罪与罚》
《罪与罚》借过一次,还没看完,后来超期了
当时一起借的还有《洛丽塔》和《贞德传》
都没有看完
对于《洛丽塔》,我只能说
我对这本书感到很茫然
因为不论看什么书
我总能直觉地感觉出我抱着什么目的来看能够得到什么
可是这本书不行
所以我直接放弃不看
丰子恺先生的散文是我很喜欢的
如果没有读过
推荐他的《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