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公爵}

我庄严宣誓我不干好事

      今天一上豆瓣,人就给了我一份元宵节礼物,如下:



来自: 豆瓣系统邮件
时间: 2009-02-09 17:58


话题: 致豆瓣小组组长的一封信




亲爱的B|牛要振作!澳网失利再启航!组长:


到3月6日豆瓣就成立4周年了,这几年来"关于豆瓣"的页面从未变过。豆瓣把自己定义为发现和分享生活的网站。直到今天,每天用户产生的内容里,99% 依然是围绕读书、电影、音乐、同城和日常生活的讨论。同时,豆瓣作为技术型的web2.0网站,一直致力于"算法改善生活",豆瓣的立身之本,是用算法和 技术规则促进优质内容的产生和传播,使每位用户产生的内容对尽可能多的人有用。我们不善于,也一直试图避免人为干涉用户内容的产生和传播。

豆瓣小组作为一个辅助功能,初衷是对单种书碟评论的补充。小组以圈子和兴趣分享为主旨,而非通用的话题论坛。虽然用户使用小组进行各种类型的发现和互 动,出于对用户的尊重,豆瓣的前三年里我们并没有对小组主题做过多的限制。即便如此,今天十几万个小组里,99%以上仍然是围绕读书、电影、音乐、人际圈 子和生活兴趣为主题的。

豆瓣作为在中国运作的网站,一直尊从政府及上级主管部门在互联网服务方面的法律法规。这是我们长期发展的 必不可少的保障,法律法规所要求的内容监管工作豆瓣也一直在认真执行。但时政、意识形态和低俗方面的内容,虽然不到豆瓣每天产生内容里的百分之一,却成为 监管工作里比重最大的一部分。虽然我们一直全力在做,但这些内容的类型和豆瓣自身"发现生活"的定位相去甚远,人工审核的方式和豆瓣技术为上、用户为上的 运营理想也有很大的冲突。


因为以上的原因,豆瓣在一年前制订社区指导原则的时候,明确把时政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话题作 为全站范围内不欢迎的内容。这些方面的讨论,无论观点、角度、合乎规定于否,都不在豆瓣的服务范围之内。我们希望这种类型的讨论,用户能在豆瓣之外找到更 适当和有效的沟通场所。遗憾的是,因为各种原因,针对社区指导原则的沟通没有用积极的方式进行。少数以此类话题为主要兴趣的用户看到的是封删禁,而不是豆 瓣服务内容的变化。豆瓣对处理过程中因为我们自己的疏忽和沟通的笨拙对用户造成的伤害感到非常愧疚,在这里先跟大家道歉。

另一方面,众所周知的,国务院新闻办等七部门于近期发起了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的专项行动,而目前这个专项行动正向纵深发展。根据反低俗之风专项行动的指导精神, 为了保证小组内容的长期存在且不产生法律法规方面的问题,豆瓣最近对现有小组进行了严格的梳理,解散了一些不符合规定的小组,因此对用户产生的不便和伤 害,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我们理解因此离开豆瓣的一部分用户,也祝愿他们能顺利地找到更适合他们的服务。被解散小组的组长如需要数据备份或迁移方面的协 助,请和help@douban.com联系。

豆瓣并非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网站,我们在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同时,亦有自己的 规则和立场。之后豆瓣小组的管理方式也会做相应调整,保证小组的内容在豆瓣的服务范围之内。也请相信和理解,我们所做的这些,最终是为了保证豆瓣99%以 上的用户过去几年生命里的记录能够稳定地存在,不因为1%的用户出现法律法规方面的问题而消失。这是豆瓣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社会网站,对用户道义责任的底 线。我们能力有所限、我们实力有所限,不能让百分之百的用户满意,但对其中绝大多数,我们希望尽己所能做得更好。

感谢您,感谢大家,特别是沉默的大多数用户,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理解与支持!



豆瓣

2009年2月9日


      我觉得豆瓣的说法很直白。它解释的重点不在于“低俗”,而在于“时政和意识形态”。所谓“反低俗”,不过就是一次大清洗。这么一次“反低俗”,对于我来说影响比较大的就是豆瓣,解散了不少小组,而某些小组也被迫改为私密或者半公开。说起来我用豆瓣也有三年多了,这么大规模的删贴和解散小组真是头一回见到。一个晚上收到五六封邮件,通知哪个小组又被解散。虽然豆瓣上乱七八糟的人让我觉得很讨厌,但是我也不喜欢豆瓣这种做法。现在的豆瓣,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用户和管理者互相盯着,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而某些小组,如豆瓣名组“当时我就震惊了”红组(已改为私密小组),其组长也被迫置顶通告组员这段时间要注意言辞。但是如果仔细研究,就可以发现,那些所谓的“低俗”小组都平安无事,解散的却是另一些小组。也许这才是“网络反低俗”的实质。我没加入过南周小组,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但是与政治挂钩的,观点比较偏激的小组,基本上全部被解散了。豆瓣的这种做法,比较像blogspot。现在blogspot能够正常访问,但是某些用户的却不行。据传言是谷歌牺牲了一小部分用户权利,换取了大部分用户的权利。至于是哪些用户,我们心知肚明。

      我从来不是一个对于政治感兴趣的人,因为我觉得不管你有多么了解政治,你都总是被人玩弄的一个,那是手握权力的人玩的游戏,作为普通人,你连赌资都没有,起什么哄来着。 但是我不关心政治不代表我可以完全漠视它。说实话,我爱中国,但是我不在乎是谁执政。我所要求的,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民族的完整,是我们自己的历史的传承,就像我有一片地,不管你种的是玉米还是高梁,对于我来说,唯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片地是我的,是我祖祖辈辈耕种并且传给我的。我讨厌政治,因为它是一种肮脏的游戏,而且你无法参与其中,只能看着它上演一幕幕谎言与闹剧。而我们的现状就是,我们对于这幕剧,一直没有评论的权利。“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在天朝老大看来一直是放X。Jason把“反低俗”形容成“焚书坑儒”,虽然夸张了些,但也有些道理。我觉得很可笑的一点就是,他们防狼防虎般地迫不及待想要清洗网络,在国内营造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他们建立了GFW,阻止我们从外国网络上得到某些方面的信息,屏蔽了那些“不安全”的东西,但是他们却不愿意花时间来做些别的东西。中国的社会问题已经够多了,而他们闲到每天做些“反低俗”的事,还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别人的歌颂!三鹿事件刚开始被地方政府隐瞒不报,后来实在掩饰不住了才捅出来,须知整个中国,这样欺上瞒下的事该有多少?!而在这个时候,某些人却试图阻挠那些上访的群众,甚至连出个县城都要到县政府登记身份证号码,标明出城理由,然后开具证明并盖上公章(08年暑假个人真实经历)!我之所以对PARTY还抱着美好的期望,是因为我崇拜周恩来,我相信他的理想和信念,但我现在必须怀疑,那样的理想和信念在这么多年里是不是变了质。在责问和质疑声前面,他们想的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而是怎样抹去这些“不河蟹”的痕迹。须知“访民之口甚于防川”,秦始皇的例子就是最好的佐证:“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让民不能言难道就安全了,就能千秋万代?如果说过了数千年,历史又来一个轮回,该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如果事情真的这么一直发展下去,那么只能印证萧伯纳的那句名言: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no one learns from history。


     只图小巧,何以谋大计!

 

3 评论:

LevisSpace 说...

不太明白...不过邮件内容的语言很有意思.

Ann 说...

写的很好~哈哈,持续关注Ing

乔诺奇 说...

我喜欢你写的文章